警惕低利率:钱存银行越存越少,怎么办?

财经早餐 admin
2019-12-27 06:43

2019年年底,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在创新经济论坛上表示,实际上中国还是可以尽量避免快速地进入到负利率时代;在应对下一个危机的时候,最好是避免危机的发生,我们的利率并没有像很多发达国家那么低,有空间应对货币政策的扩张。

新闻一出,坊间热议。粗略看,不难解读其意:目前,中国没必要快速降息,中国经济韧性仍大。但如果,我们把时间拉得足够长,是否可以从中读出另一层深意:“可以尽量避免快速地进入”,是否等同于“极其缓慢地进入”,而无论是哪一种方式进入,当时间拉得足够长时,结局是否同样是“低利率甚至负利率”。这并不是臆测。2019年,全球已进入低利率时代,中国以足够的经济韧性一枝独秀,将来,一旦当中国亦进入低利率时代,局面会如何?12月22日,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中国老百姓的投资机会非常有限,过去手里有钱,其实就在两个地方,存款和住房,需解决投资难的问题。于是,问题显而易见。全球低利率时代,老百姓将面临钱存进银行越存越少、银行理财产品利率越来越低,两大常见投资渠道中的“存款”渠道面临危机,老百姓手中的钱将何去何从?

全球低利率

2019年,全球正式进入世界性低利率时代。

韩国:11月29日,韩国央行在调低经济增长预期的同时,维持基准利率不变。此前,韩国央行于7月和10月两度降息,基准利率累计下调0.5个百分点至纪录低位1.25%。

美国:在7月、9月和10月连续实施预防性降息后,美联储累计降息幅度达75个基点。

澳大利亚:10月1日,澳大利亚联储宣布降息0.25个百分点,利率从1%降至0.75%的历史新低,以刺激停滞不前的经济。这也是澳大利亚联储今年第三次下调利率。

全球:今年以来,为了应对经济增速下滑,超过30个国家的央行选择降息。美银美林甚至称,进入2020年,人类将见证5000年不遇的低利率水平。

低利率的极端现象,“负利率”,同样受人关注。2019年,全球有五大经济体出现了负利率:欧元区、日本、瑞士、瑞典、丹麦。采取负利率的五大地区的共同点明显:人口老龄化、经济增速过低。12月19日,瑞典央行将回购利率提升0.25个百分点至0%,让施行了近5年的负利率政策划上句点,成为全球第一个结束负利率政策的国家。瑞典央行行长英韦斯特别强调了负利率政策造成的伤害,特别是超低利率带来的资产泡沫风险。这让尚未掉入负利率陷阱的其他国家,都暗自捏了一把汗。不难发现,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是传统货币政策达到极限后采用的超常规的货币政策,它“被迫”使用来应对经济增长率的过低,换言之,如果经济增长没有起色,低利率的局面将很难被改变。一个显而易见的案例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利率进入下行轨道。2008年末美联储将基准利率由5.25%下调到0-0.25%目标区间,实现实际意义上的“零利率”政策。后于2015年12月开始加息,政策利率逐渐开始回升,目前美国基准利率当前值在1.5%-1.75%。而诸如日本等国家,至今未能恢复利率元气。事实证明,低利率一旦成真,想要恢复,难。老百姓不能不考虑,手里的钱,怎么办?

渠道一:存款

低利率时代,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就是银行存款。

1990年,中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为10.08%;1993年,中国一年期存款利率达到高峰,为10.98%,也就是年初存1万元,到年底能拿1098元利息。而现在呢?2019年,中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仅为1.5%,也就是年初存1万元,到年底仅能拿150元利息。再算上通胀,1993年的150元和2019年的150元尚不能同日而语,何况是1098元的“巨款”。换言之,银行存款的回报越来越“低”了。而这还是中国尚未进入全面低利率时代的情况。一旦全面进入,存款利率不仅远远赶不上通货膨胀率,还有可能在“负利率”的情况下“存钱即亏钱”,老百姓不得不考虑存款以外的投资途径。

渠道二:房产

于是,人们很容易就将视线集中到房地产身上。

12月23日,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在低利率已成为全球经济常态的新环境下,我国应更加珍惜与中高速增长相匹配的正常货币政策空间,警惕低利率可能引发的资产泡沫风险。从全球案例来看,低利率时代,资产泡沫风险最高的部分,正是房地产。在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低利率政策没有使之走向经济发展正轨,反而吹起了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现象。比如,温哥华,多伦多,伦敦。

具体来看,澳大利亚:2019年,澳大利亚央行接连减息,让已经调整近两年的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迅速恢复,4个月时间里,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地产市场价格分别上涨了3.2%和3.4%。

欧洲:欧洲把利率降低到了极低水平,导致了几十年来房地产价格十分稳定的德国出现了房产价格的快速上涨。多个欧洲城市房地产价格都出现了严重高估和泡沫风险,德国慕尼黑跻身“最有可能出现房地产泡沫城市”首位,法国巴黎成为新增房地产泡沫风险最为突出的城市。

这不得不令人警惕。

渠道三:股债

除了存款和房地产之外,债市和股市就是吸引人们投资的最大部分。其中,低利率时代,债市并不乐观。从市场表现看,历史性的低利率正在扭曲市场。8月,全球约15万亿美元的投资级债务收益率为负,大约占债券市场的三分之一。这意味着投资者将因为放贷而付费,这颠覆了人们应该从贷款中获得补偿的认知。此外,主权债券的低收益率也促使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以寻求更高回报,这更进一步推高了房产市场的价格。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股市。2019年,从美国到印度的股票指数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在A股市场,近几个月,外资流入步伐加快,北上资金连续27个交易日净流入,创近一年半最长连续净流入的纪录,北上资金在年内累计进入A股的金额已经突破3400亿元,创A股历史上年度流入的新高。外资抢筹A股的凶猛,和国外全面低利率环境不无影响。这也为金融监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低利率时代,金融冒险行为将成指数级增长,超廉价资金将大举进攻高风险领域寻求高回报,而这种冒险行为,在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的市场状况中不难发现其身影。

争议:4.025%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到当下现实生活中。

最近,“4.025%年化利率的年金险遭疯抢”的新闻在朋友圈广为流传。8月底,银保监会印发《关于完善人身保险业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形成机制及调整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人身保险业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降低为3-3.5%。换言之,4%利率以上产品“绝版”只是时间问题。“物以稀为贵”的影响力再次闪现。一个即将绝版的产品,跟限购的房产相似,本身就能说明一些问题。在利率下行的环境下,一个未来锁定4%收益率的产品,确实有吸引力。但当一款金融产品像一棵白菜一样遭卖遭抢的时候,本能地值得人警惕。是否真的值得疯抢呢?也不尽然。以日本为例,在上个世纪日本正式进入低利率之前,保险公司年金产品的收益率大部分在10%-12%左右,但进入负利率时代之后,保险公司死了一大批,年金产品的本金是否能保住都成为了一个问题。当下,市场上号称“4.025%的年金险”种类不下一二十种,直接的收益差别非常大,甚至出现了专门以“低利率、负利率”为旗号售卖的情况。对“4.025%的年化利率”、“保底利率”、“真实利率”等概念,一定要擦亮眼睛。

稳字当头

《2019年新中产白皮书》显示,在中国新中产家庭财富结构中,房产以56%的比例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储蓄和银行理财占比为17%;股票、基金等大众金融资产加起来是14%。

在低利率时代,这一比例是否会迎来颠覆?值得所有人屏息。事实上,不仅是新中产,“资产保值、增值”越来越普遍地成为了全民需求。而低利率,无疑为这一需求蒙上了阴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稳”字当头,从来不是一句空话。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