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理财业务最新市场情况变化的讨论

博瞻智库 admin
2019-11-04 06:56

本报告主要从市场角度全面剖析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的最新变化情况。

一、整体市场情况(一)理财市场报告半年一发、2013年至今已发布10

2019年10月12日,中国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目前来看虽然这一报告时效性不强(发布时间严重滞后),但在历经种种期待之后终于还是问世。2013年至今,理财市场报告已发布10期(每半年一期、其中2015年和2018年未发布半年报)。

(二)分类口径多次调整

由于2013年以来银行理财政策频繁、口径多次调整。例如本次理财市场报告没有延续之前的客户分类法(即没有分为个人理财、私人银行理财、高净值客户理财等),而是按照资管新规提及的公私募理财、开放式与封闭式、银行类型、底层资产类别等等。因此,鉴于分析的有效性以及出于对理财业务的发展考虑,理财报告有必要固定发布频率、发布时间以及发布内容和相应口径,这是监管部门的责任,也是业界的共同期盼。

(三)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达到22.18万亿元,开放式占比近70%

截至2019年6月,商业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达到22.18万亿元,较2018年底增长0.14万亿元(较2018年6月同比增长1.30万亿元),其中公募理财产品、开放式非保本理财产品以及净值型理财产品余额分别为21.08万亿元、14.97万亿元和7.89万亿元。

(四)同业理财首次降至万亿规模以下、预计保本理财规模在10万亿以上

此外需要特别强调是,同业理财余额降至0.99万亿元,较2016年底的最高峰5.99万亿元压缩5万亿元。这里还可以进一步推算出保本理财产品(含结构性存款)的规模,由于2019年以来受监管政策约束影响,结构性存款增长较为迅猛,对保本理财形成一定替代效应,我们预计目前商业银行持有的保本理财产品余额大致在10万亿元以上,仍然处于比较高的位置。

(五)38家上市银行非保本理财余额合计达到20万亿元,商业银行之间将继续呈现分化特征

我们统计了公布38家上市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余额数据情况,合计规模接近20万亿元,如果加上广发银行、恒丰银行、渤海银行等非上市银行,预计这40家银行可以基本囊括我国的非保本理财情况。具体来看,

1、超过2万亿元的银行只有2家,分别为工商银行与招商银行。另有7家银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位于1万亿-2万亿元之间,分别为建设银行、农业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

2、5000亿元-1万亿元之间的银行有5家,分别为民生银行、邮储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与华夏银行。

3、城商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在1000亿元以上的银行有7家,分别为江苏银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杭州银行与徽商银行。

4、农商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仅重庆农商行1家超过1000亿元。

这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并没有囊括私人银行等高净值理财。而我们之所以列示这些数据的原因在于,对于很多银行而言,除传统的表内业务外,非保本理财等表外业务业已干得风生水起。特别是对于多数主流银行而言,表外业务规模多已占表内业务的40%左右(即便是城商行也有20-30%),这一比例应该能够给商业银行的发展带来一些思考。

不过从目前来看,各银行之间的理财业务规模比较分化,理财业务方面比较突出的银行基本稳定在固定的那几家,其它中小银行在理财子公司时代正式开启或者说刚刚开启时,急需奋力追赶,否则后续在理财甚至大资管行业的竞争中将逐步丧失发展空间,同时也会进一步压缩表内业务的发展空间,造成表内表外既无法协同亦无法并进的被动局面。

二、发行端:规模逐步恢复,并缓慢践行政策导向(一)上半年多数银行非保本理财余额保持增长、国有大行今年二季度正式恢复增长

今年上半年,除国有大行收缩0.38万亿元外,其余类别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余额保持着增长态势,如股份行、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的非保本理财余额分别增长0.28万亿元、0.21万亿元和0.04万亿元(全部银行合计增长0.14万亿元)。当然如果和今年1季度相比,国有大行的非保本理财余额增长了0.53万亿元,考虑到2019年是理财子公司元年,我们认为已纷纷成立理财子公司的国有大行的理财业务已经从压缩转变为增长态势中。

(二)公募式、开放式与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进一步提升

仅就今年前6个月来看,公募式产品和开放式产品在整个理财产品规模中的占比正逐步提升,其中公募理财产品、开放式理财产品较1月份分别增长0.74万亿元和0.30万亿元,私募理财产品较1月份压缩0.30万亿元,而公募与开放式理财产品占全部非保本理财产品的比例也分别提升至95.07%和67.51%。

同时净值型理财产品的发行规模与占比也在逐步提升,2019年上半年净值型产品累计募集资金达到21.82万亿元(同比增长10.11万亿元、增幅达到86.39%),净值型产品募集资金占全部非保本理财产品募集资金的比例也逐步逼近50%。

(三)理财产品的平均期限有所延长

资管新规与理财新规均鼓励延长理财产品的期限,以匹配底层资产,避免期限错,目前这一政策导向正在得到实践。2019年上半年,新发行封闭式非保本理财产品的加权平均期限为185天(超过3个月),同比增加了近50天,3个月以下的新发行封闭式理财产品募集金额同比减少2.23万亿元(降幅达到61.71%)。

如果拉长期限来看,这一特征更为明显,2015年封闭式理财产品的平均期限为113天,2017年与2018年分别延长至141天和161天,可见期限正逐步拉长。

三、销售端:零售端理财地位逐步提升

虽然2019年半年报未披露相关数据(之前的理财报告基本均会披露个人类、机构专属类以及同业类理财的规模情况,2018年后便再也没有公布过),但有两个理由可以印证零售端理财地位正逐步提升(零售端理财主要包括一般个人类理财、高资产净值客户类理财、私人银行类理财等三类):

1、同业端理财规模出现下降,首次降至万亿元以内(0.99万亿元),同比降幅和增量分别达到43.69%和0.77万亿元,占非保本理财的比例也由2017年初的23%降至4.45%。

2、主要面向社会大众的公募理财产品保持着明显增长(今年6月份较1月增长了0.74万亿元),且在比例上占有绝对优势(占全部非保本理财的95.07%)。

同时由于机构端理财比例较低,我们大致可以判断同业端的压缩以及公募理财地位的提升等两个因素大致可以说明零售端理财地位正逐步提升。

四、投资端:正由单一向多样化逐步过渡(一)非保本理财资金的2/3投向了货币与债券市场,非标债权与权益类资产的比例基本在15-20%10%

一直以来,债券、非标、现金及银行存款是商业银行理财资金的主要投向。

1、特别是2018年以来随着货币政策的宽松以及市场利率的下行,债券资产在理财资产中的比例逐步提升,目前已由2017年底的42.19%提升至55.93%,且有进一步提升之势。

2、现金及银行存款作为理财资金配置的基础资产,占有一定的比例,目前约为10%左右,而非标债权的比例则随着监管的趋严而有所萎缩,除2018年略有上升外,2019年以来继续保持萎缩态势。

3、目前权益类资产在理财资产中的比例稳定在10%附近,随着理财子公司地位的提升和规模的扩大,权益类资产的占比预计将继续稳定在10%附近。

(二)理财子公司元年已开启,未来理财资金的大类资产配置体系构建将会逐步丰富资产端投向

目前银行理财资金的资产投向主要有债券、非标债权、权益类资产、同业资产、现金及银行存款、公募基金、理财直接融资工具、QDII、金融衍生品、商品类资产以及另类资产等等,因此构建大类资产配置体系仍然值得探索。

整体上看,虽然2019年是理财子公司元年,但由于源于商业银行,因此短期内预计风险偏好整体变化不会太大,相关底层资产的比例短期内仍将保持相对稳定,不过具体比例的确定仍有赖于政策及市场的变化。近期从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一些动作(如高薪招聘权益投研人员)以及理财产品发行端的一些变化来看,未来理财资金资产端向权益类资产进一步倾斜将是大势所趋,而基于权益类资产的各项产品设计也会成为理财子公司后续的关注重点。

五、收益端:理财收益率普遍趋于下行,预计未来短期内趋于稳定、中长期仍将继续趋于下行(一)互联网宝宝类理财产品收益率一路下行,目前基本稳定在2.50%附近

互联网宝宝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长期以来一直被作为银行类理财产品(含保本与非保本)的基准,在经过2013年以来两个周期的超始变化之后,互联网宝宝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便和无风险收益率开始趋于下降(其中央行主导引导的作用同样不可忽视),余额宝和微信理财通的收益率分别从2017年底的4%以上降至目前的2.50%附近,下降幅度和无风险利率基本相当。

(二)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近一年半来也在下降,部分银行已经破“4”

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既和市场利率相关,亦和互联网宝宝类理财产品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同时一定程度也取决于银行自身类型(通常情况下客户基础较为薄弱的中小银行收益率要高一些),因此整体上来看近一年半以来虽然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一直处于下降通道中,但钝化特征比较明显(波动特征比较突出)。

2019年以来,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和农商行一年半以来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分别下降43.17个BP、18.42个BP、49.70个BP和74.34个BP,可以看出国有大行的收益率在引导,而中小银行对理财收益率的下行欲望更为强烈,前期市场的宽松变化、悲观预期以及LPR新报价机制等多种因素均在推动银行理财产品收益趋于下行,国有大行的理财收益率自LPR新报价机制开始便已向下突破4%。

我们认为虽然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有进一步下行的空间,且政策和业界均有此诉求,但下行的空间以及持续的时间目前来看均存在不确定性,大概率上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将会和LPR报价基准利率以及无风险利率(含宝宝类理财产品收益率)之间保持一定的稳定利差,而在供给端、政策端以及中小银行抢夺客户资源的冲击下,理财产品收益率短期内有可能会保持稳定(中长期仍将超于下行),这既是对需求侧的反应,亦是国家战略的具体体现(理财产品收益率某种上也会提高金融体系以及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同时也不利于权益市场的发展)。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