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传承 | 究竟谁需要做家族信托?

徐氏文摘 admin
2019-09-23 07:25

最近这两年很火的家族传承与信托,我也听过很多相关课程,上周参加以诺教育的家族信托研习社,再次深入探究海内外家族信托的实操和相关知识、案例和架构。听完课以后,我想用这篇文章来总结和分享一些心得体会:

什么是家族信托?

这一次认真听家族信托业内资深专家刘彦总分享了家族信托的起源,从根源上更理解了家族信托的出处和底层逻辑,也理解了英国普通法和衡平法的平行系统,理解了在衡平法上创造的信托的起源。

我终于明白为何英美都有陪审团制度,原来是在普通法的框架外,总有一些案子在法理上的判决却并不合乎公平与正义,所以人们会寻求国王的正义判决,最终衍生发展成为衡平法庭,避免了一些合法却明显有失正义的审判。国王和陪审团这些不是精通法律的人士是依照什么来判断的呢?一句话“自由心证”,也就是摸着良心发自内心对正义的判断。

信托就是来自十五世纪这样的衡平法庭案件。起源是一位骑士要出征打仗前因为未来生死未卜,而当时英国法土地不能被女人和未成年人继承(估计是怕荒废农田,所以只能是由成年男子拥有产权)所以他将所有房产农田都赠与过户给同村的男性好友,并立约当他儿子成年之后就将财产再过户给他儿子,在代持期间产生的收益归其妻子和儿子所有。而最终等他生还后想要回来这些资产时却被普通法法庭判决败诉,在衡平法起诉后判决这些财产的物权归好友名下,一旦赠与无法撤销,同时基于信任产生的合约是有效的,这些财产的收益权归属合约约定的受益人,并依照合约到期转让财产给其孩子。由此产生了源于信任的“trust”,即信托的诞生,在信托框架里,这位骑士就是委托人,他的好友就是受托人(现在的信托公司),他的妻子和孩子就是受益人。

资料来源:以诺教育《资产传承研习社》培训资料

不论是海外家族信托还是国内刚刚兴起的家族信托,都是基于同样的理念和法律框架,只是国内家族信托虽有立法,但实践时间不久,积累的案例不够多,还处于摸石头过河阶段,但仍有其实践落地的意义和价值,毕竟国人的财富以国内资产为主,海外信托目前只能注入海外资产,有所局限。

谁需要现在就做家族信托?

其实家族信托在海外很普遍,中产阶层都会考虑做一个,主要是税务角度的安排以及海外没有给子女大额金钱做遗产的文化。而从我个人服务高净值中国客户的实践经验来看,家族信托和大额保单未来十年内将会成为中国内地超高净值客户家族传承的标配工具,因为年龄逐渐到了要考虑传承事宜的时间点,同时经济增速下行过程中企业家客户各种风险频发,身边人的风险案例也会促使创造财富的第一代企业家思考如何将家企隔离等规划方案落地。

我想谈谈我觉得哪些类型的客户现在就需要深入了解和落地做家族信托:

以上只是我的个人观点仅供参考,由于家族信托的客户每家情况不同,具体可咨询您的财富顾问或法律顾问。

做家族信托的注意事项

本着中立客观的态度我想对有意向做家族信托的客户朋友们谈谈做家族信托的注意事项:

第一,三思而后行,做一个海外或国内的家族信托本身并不复杂,但其中最核心的就是你到底准备用家族信托解决哪个核心问题以及你准备给哪些受益人分钱,怎么分。这个问题你如果没有想清楚,就不要盲目跟风,因为任何一个家族信托都不能解决你所有的问题,只是能帮助你解决一个核心需求。

资料来源:以诺教育《资产传承研习社》培训资料

比如说你的孩子性格不成熟有败家子风险,你不想太早给他一大笔钱以免他更遭人害,孩子不会因为你立了家族信托就变得勤学上进,这是家族传承中教育的问题,但你的确可以透过家族信托缓慢、有条件的分配金钱给孩子,这是信托可以做到的,同时家族信托的分配原则也是委托人价值观的体现,钱在哪里心就在哪里,怎么分钱体现了委托人希望传递给家族的价值观。

第二,海外家族信托虽然已经被CRS砖穿透申报给底层的委托人所属的税务居民身份国,但家族信托可以做到税收筹划和税务递延的功能,也避免了中国人的海外资产变遗产后的巨复杂流程。

海外家族信托一般以500万美金资产放入作为起点,设立费一次性1-2万美金,每年年费是1.5-2万美金,如需要修改条款等后续服务需要律师按小时付费,不在年费范围内。

海外信托可以放入的资产类型比较多,海外房产、金融资产、企业股权、大额保单等都可以注入信托,甚至香港很多家族的私人飞机游艇都是在家族信托名下,有效做到了后代离婚不分,家族分红不分产。

如果有较多的海外资产,可以先从海外信托开始做起,事实上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创始人和高管一般都设立了海外信托,将上市公司股权放入家族信托中,最有名的案例就是龙湖地产吴亚军的案例,无论是离婚不带来上市公司股权的变动引起的股价波动,在传承给女儿时也非常方便。

当然海外信托很好,案例很多,时间悠久,只是资产很难出境,已经出境的海外资产也不可能都放入信托,所以需要等待合适的时间。

第三,国内家族信托能否有效隔离债务风险和政策风险,目前时间太短还未可知,但如果客户是我前面列举的几类客户,还是有必要将一部分比例的资产在阳光下修屋顶,把它及时放入家族信托保护起来,减少进入继承权公证程序的遗产数量,通过大额保单和家族信托把一部分资产不纳入遗产,从而给想要分配的家人一个确定的现金分配,以备不时之需。而且在国内50岁以上基本大额保单的体检很难通过,失去了大额保单这个最有效最简单的方法,就只能用家族信托来放入资产进行一定程度的隔离,以及避免继承权公证一旦通不过进入诉讼程序时家人没有现金。

目前国内家族信托只能放入现金,1000万起点,目前需要夫妻共同签署信托协议,比起海外信托来说对资产的合法合税的审查还比较宽松;同时对委托人保留较多的权利,如放入家族信托后的投资控制权、分配权等,这样虽然迎合了国内第一代设立家族信托客户的需求,却也在隔离风险方面留下了风险敞口,所以个人观点不能太寄希望于未来能解决隔离债务风险。当然在中国政策政治风险也是很难隔离的,难道被双规的官员的家族信托会被保全吗?但如果只是考虑移民前将本来要交给家人代持的资产放一部分到家族信托里,是能更合法的代持,是能通过家族信托来分配给家族里非直系血亲的家人。

资料来源:以诺教育《资产传承研习社》培训资料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