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信托资管产品出现民事纠纷能否适用信托法?

字号+ 作者:赵廉慧的信托法研究 来源:赵廉慧的信托法研究 2017-11-24 我要评论 阅读量:

11月17日晚,《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布。实践中有一种很奇怪的做法是,监管部门习惯

资管产品的性质在多个监管规范中逐渐明确。11月17日晚,《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布。实践中有一种很奇怪的做法是,监管部门习惯于拿“征求意见稿”试探市场反应,市场也往往很配合地做出反应。根据这个严格来讲还没有约束力的“征求意见稿”的定义,资产管理产品包括但不限于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资金信托计划,证券公司、证券公司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管理子公司、期货公司、期货公司子公司和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等。资产管理业务属于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

  据称,该规范的一个更早的草案中规定,理财产品的法律规范基础是信托法,但是不知为何在这个最新发布的征求意见稿中删除了相关规定。

  不管该规范将来以什么样的面目出台,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资金信托计划,证券公司、证券公司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管理子公司、期货公司、期货公司子公司和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等种类繁多的金融业务都属于资管业务,应该适用统一的法律规则。该规范甚至试图在法律和行政法规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统一监管规则。有趣。

  笔者以为,上述资管业务属于信托业务无疑,为不同金融机构所从事的营业信托业务。下面是几个简单的理由。

  第一,根据上述征求意见稿的规定,资管产品属于各个金融机构的“出表业务”,这意味着,该业务中的财产属于独立于自己固有财产的特别财产,这符合信托财产的定义。当然有人会质疑,代理关系中,代理人持有的本人的财产也独立于代理人自身的财产。资管产品不同于代理关系的核心特征在于,资管机构对资管财产的投资运用的过程中是以自己的名义对第三人从事法律行为的;而在代理关系中,代理人是以被代理人(本人)的名义签订合同。另外,资管产品中,资管机构原则上不需要事事征求投资人的意见(想一想银行的理财产品),对资产管理具有自由裁量权和决断权,这在代理关系中一般是不可想象的。

  第二,该征求意见稿强调,要强力打破刚性兑付的“陋习”,资管机构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这和金融信托关系本质上属于一种权益性投资关系的特性是一致的。《信托法》要求,做到尽职管理的受托人以信托财产为限对受益人承担支付信托利益的义务,原则上没有义务刚性兑付(能否靠监管规范打破刚性承兑另文探讨)。在以银行存贷款关系这种债权式“投资”关系中,债务人在债务到期时有义务按约定还本付息,直到债务人破产,此为真正意义上的刚性兑付,在股权,信托投资等领域,受益人是剩余索取权人(residual claimant),也是投资风险的最终承担者,受托人没有义务对受益人进行所谓“兑付”。在此一点上,各种资管关系都不负刚兑义务,符合信托关系的特征。

  第三,证券法等规定的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要求不能改变资管业务属于信托业务、资管关系属于信托法律关系这一基本法律定性。证券法等确立了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和信托业等的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体制,这只是从监管的角度确立了行政部门在行业监管方面的分工,也确立了各个金融行业的主营业务,但是不能否认信托公司以外的金融机构所“兼营”的资管业务中的法律关系属于信托法律关系。信托法被定性为调整民事信托、营业信托和公益慈善信托等信托行为的信托基本法,只要符合信托法上关于信托定义的所有的法律关系都属于信托关系,出现纠纷之后,都应当适用信托法。

  该规范的制订者为行政主管部门,似乎不敢理直气壮地确立资管产品的基础法律关系是信托法律关系。但是,法院在处理资管纠纷这种民事纠纷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根据法律关系的实质适用作为行为法的信托法,而不要受原本就不够合理和完善的支离破碎的监管体制相关规则的干扰。

  第四,各个金融机构的监管机构出台的监管规范(部门规章)中,都采取了信托业的相关监管规章类似的法律结构,即便存在着一些术语使用上的差异和具体规范细节上的差异,所有这些法律构造的本质都属于信托关系。如果仅承认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可以适用信托法,而其他资管产品不适用信托法,就无法对本质上类似的投资者提供信托法所能提供的强大的救济,这是不公平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
微信扫码打赏
支付宝扫码打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