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PE(LYR) / PE(TTM) / PE(动)的区别

资管之家综合 admin
2020-02-13 07:30

一文读懂PE(LYR) / PE(TTM) / PE(动)的区别

但凡懂点价值投资、选股会看基本面的朋友就肯定会知道PE(不就是市盈率嘛,这么简单的内容,谁不知道)。其实多数投资者并没有认真地理解过PE,只是懂个大概的、别人说的而已,就像PE(动)相对来说越低就是越好,今天就来带大家学习一下。

一、PE(静)、PE(动)、PE(TTM)区别

市盈率(Priceearningsratio,即P/E)也称“本益比”,理论上的计算方法是每股股价除以每股收益,但是股价/每股市盈率=总市值/净利润,通常为了方便就用当前总市值除以一年的总净利润来计算,是反映该股票估值水平的重要指标。根据计算时采用的不同方法,可以分为:

静态市盈率,简称PE LYR,计算方式:当前总市值除以去年一年的总净利润。但是这种方法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如果说2019年3月想要参考PE的时候,很有可能出现这家公司年报还没更新出来(年度报告由上市公司在每个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4个月内编制完成),那么我就无法得知2018年的总净利润了,数据还是需要统计的,所以一般的炒股软件都是以2017年的数据来填充。那么就是说,大家看到的是市盈率(静态)=2019年3月的当前总市值/2017年的总净利润,时隔两年,这种误差可想而知!所以就有了PE TTM。

滚动市盈率,简称PE TTM,计算方式:当前总市值除以前面四个季度的总净利润。“去年一年”和“前面四个季度”有什么区别,我就不需要多加解释了,简单点想就是PE TTM要比PE LYR更加准确一点,数据来得更新一些。那么PE TTM就是我们常见的PE(动)吗?很肯定地说“不是”,这个教滚动市盈率,区别等下面讲PE(动)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一般PE TTM用在比较严谨的期刊、研报等地方,讲究数据的准确性,不用PE(动)的原因也就是其中的计算数据是“虚”的。

动态市盈率,简称PE(动),计算方式:当前总市值除以预估今年全年总净利润。注意这个“预估今年全年总净利润”,说得难听点这就是“虚”的,这个数据具体怎么来的也不得而知,总是会有他的一套计算方式,据说是以6个月内券商预测的净利润取平均数。

市盈率作为最常见的价值投资指标,经常给投资人的决策带来了许多盲点和误区。市盈率研究的核心是:如果我按照当前股价买入股票,那么我几年后才能回本?一般来说市盈率是多少,那就是几年后能回补,其实里面存在着两个致命的误区。

第一,没有考虑净利润的变动,不可能用企业一年的净利润来判断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净利润,净利润是动态的,所以还需要结合净利润增加率来做进一步的判断。

说得简单点,好的企业业绩是不断地再变好,相反差的企业就有可能持续走弱,所以这个公式中还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忽略利润的变动。但是净利率同比增加率是很难预测的,谁都不能保证一家企业能持续十年增加率稳点在5%,别看只有这么一点点,复利的结果往往都是惊人的,那么就更不加用说某年会突然百分之几十地增。对于这个,只能是定性地分析,定量是不可能的,只能有一个大致的预估,在最终的结果上扣除这个预估值。当然也是有计算公式的,假设预估企业平均每年的增长率为5%,就可以设PE为x,得到一个方程组,过程较为麻烦,不展示。

第二,“回本”是什么意思?仅根据净利润来算本金,而完全不考虑公司本身的净资产,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做个最简单的比喻,假如说,某家公司净资产为100亿,每年的净利润是20亿,我现在以120亿的市值买进这家公司,那么我几年能回本呢?按照PE来计算120/20=6年。当前我以10元的股价买入,而这个股票每年能创造出2元的每股收益,那么就是说今后5年的每股收益总和(5*2元),就能抵过当时买的时候的10元股价。那么PE指标理论上就是说,我买这个股票几年后能回本。比如说贵州茅台当前动态市盈率为27.5,那么理论上就是我现在买这个股票,27年后能回本。(这就是网上及大部分投资者对这个指标的认知)你发现问题了吗?

1.从财务的角度来看,我们是股东,就是享有股东权利的,股东权益账户就是应该属于股东所有。

2.PE指标属于相对估值法。什么是“相对估值”?相对于的还有“绝对估值法”,现金流估值的方法是绝对估值法,就是通过直接计算一家公司的数据来得出这家公司是否是合理价位。而相对估值呢,就是对比的意思,我说今年中国平安赚了890亿元,那么你有概念吗?他赚得算多还是算少呢?那就和其他保险公司去比较就行了,中国人寿今年赚了268亿元,那你就知道了中国平安好像更赚钱。如果说赚钱多少决定着股价就是多少的话,那么就比较他们(股价/每股收益)的值,这不就是PE指标吗?而“破净-低估”这是绝对估值法,PE指标不用于绝对估值法中,况且“跌破净资产”不等于“跌破股东权益”,其中还夹杂着公司负债的因素。就像乐视网,可能他的资产还有好几十亿,但是负债大于资产,最后下来股东权益都是负的。对于资产负债率高的,“资产”和“股东权益”非常大的区别。

3.知道PE是相对估值的方法后,我们再来看,不同行业的PE能对比吗?只要是有经验的股民就知道了,绝对不能,比如科技类产业大家普遍看好的行业市场是允许有泡沫的,所以股价就有点“虚高”,那么算下来的PE值就是偏高的,但是像最典型的银行吧,一直以来PE值都是偏低的,大约在6左右吧。所以呢PE指标的对比只能是在同行业中,一般对比是动态市盈率,但是我建议更加专业、用心的投资者使用PE TTM,主要也是因为这动态市盈率是业绩预估出来的结果,本身业绩快报就很虚假了,更何况这不知道哪里来的预估数据呢(鄙人井底之蛙,实在不知道动态市盈率中的“预估全年总净利润”怎么来的),所以呢建议大家使用PE TTM。

最后是我个人的观点,这种PE估值的方法,核心是对比。但是当你两个都是被高估的股票来对比哪个被低估了,到时候两个股票都会一起跌,到时候又反倒抱怨这种方法不好,所以这种估值方法得出来的只能叫相对低估,只有说你看好某个行业了,想在某个行业中找个较为低估,而业绩又开始大幅提升的股票,才可以用这种PE估值的方法。说句很现实的话,PE指标作为参考可以,但是绝对没有那些绝对估值的方法来得精确。

三、论平均市盈率的不靠谱

当你确定预期净利润,下一步就要确定一个合理的市盈率倍数。目前大概有三个版本的算法,一是用行业平均市盈率作为合理倍数,二是用企业历史平均市盈率作为合理倍数,三是根据行业长期增速,目前企业增速和企业长期品质来确定合理市盈率倍数(这点如何确定后面会论述)。

在《股市真规则》一书中,帕特·多尔西认为,可以把一只股票的市盈率与整个行业的平均市盈率做比较。但我认为帕特·多尔西只是纸上谈兵,他的观点是错的,也误导了大批价值投资者。因为一个行业内,有龙头,也有垃圾企业,你把所有参差不齐的企业摆在一起做平均,显然不合理。每一家企业的净利润增速是不同的,从逻辑的角度看,一家企业的市盈率高低应该取决于企业的增速,企业增速快,就可以给予高估值,企业增速慢,就应该给予低估值,一个行业内有增速快的,也有增速慢的,还有负增长的,你把它们都放在一起做平均,我都不知道怎么会有人想出这样的指标。

另外,帕特·多尔西在《股市真规则》一书中还指出,你可以用企业的历史平均市盈率作为其合理倍数,这个理论在业内也是得到广泛传播,当然我依旧认为不太合理。任何一家企业,你去回顾历史,它的成长不太可能是线性的,可能某个阶段增速快、也可能某个阶段增速慢、某个阶段可能还亏损,你把不同增速下的市盈率给它做平均,显然得出的市盈率也是不合理的。这个指标也只适合那些业绩持续稳定增长的企业,必须业绩持续稳定增长,至少过去 10 年没有大起大落,那你才能用历史平均市盈率去衡量它的估值高低,因为业绩稳定增长的企业未来的净利润增速会跟过去差不多。

2016 年沪深 300 指数的平均 PE 大概是 13,它是由 35% 的 PE=6 的金融股和大量 PE=40 以上的「成长股」组成的,这个看似并不高估的指数也挺有意思的。

四、投资大师眼中的市盈率

(一)彼得·林奇的 PEG

PEG 指标(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是用公司的市盈率除以公司的盈利增长速度。PEG 指标是著名基金经理彼得·林奇发明的一个股票估值指标,是在 PE(市盈率)估值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弥补了 PE 对企业动态成长性估计的不足,PEG 告诉投资者,在同行业的公司中,在市盈率一样的前提下优先选择那些增长速度高的公司,或者在同样的增长速度下选择市盈率较低的公司。

PEG,是用公司的市盈率除以公司未来 3 或 5 年的每股收益复合增长率。市盈率仅仅反映了某股票当前价值,PEG 则把股票当前的价值和该股未来的成长联系了起来。比如一只股票当前的市盈率为 30 倍,传统市盈率的角度来看可能并不便宜,但如果其未来 5 年的预期每股收益复合增长率为 30%,那么这只股票的 PEG 就是 1,可能是物有所值。当 PEG 等于 1 时,表明市场赋予这只股票的估值可以充分反映其未来业绩的成长性。如果 PEG 大于 2,说明公司的利润增长跟不上估值的预期,则这只股票的价值就可能被严重高估。如果 PEG 小于 0.5,说明公司的利润增长远好于估值的预期,则这只股票的价值就可能被严重低估。

PEG 也可以理解为在 15%-30% 的增速下,企业的 20-30 倍高 PE 在 3 年时间就可以降低到 10-13 倍的相对安全区域。当然,周期股和垃圾股另说啊,融资换来的增速注意按摊薄后利润增速计算。所以,优质成长股选用此指标才更有意义。

PEG 告诉投资者相对市盈率估值而言更应该关注公司的利润增长情况。短期内,利润增速高的股票在一段时间内走势都会强劲,即便估值已经偏高。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根据未来 3 年的利润复合增速,利用 PEG=1 确定当下 PE 也是可以的。但买入时,20 PE 以内的极品白马股 PEG 不要超过 1.5,20 PE 以上的优秀个股 PEG 最好不要超过 1,因为高增速多数不可持续。

(二)戴维斯双击

在低市盈率买入股票,待成长潜力显现后,以高市盈率卖出,这样可以获取每股收益和市盈率同时增长的倍乘效益。这种投资策略被称为「戴维斯双击」,反之则为「戴维斯双杀」。

戴维斯双击的发明者是库洛姆·戴维斯。戴维斯 1950 年买入保险股时 PE 只有 4 倍,10 年后保险股的 PE 已达到 18 倍。也就是说,当每股收益为 1 美元时,戴维斯以 4 美元的价格买入,随着公司盈利的增长,当每股收益为 8 美元时,一大批追随者猛扑过来,用「8×18 美元」的价格买入。由此,戴维斯不仅本金增长了 36 倍,而且在 10 年等待过程中还获得了可观的股息收入。

(三)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

约翰·聂夫 1964 年成为温莎基金经理,直至 1994 年退休,著有《约翰•涅夫的成功投资》一书。约翰·聂夫在温莎基金 31 年间,复合投资回报率达 13.7%,战胜市场 3% 以上,22 次跑赢市场,总投资回报高达 55 倍。约翰·聂夫自称低市盈率投资者,对市盈率的理解较为深刻,以下为他运用低市盈率的投资法则。

1.低市盈率(P/E);
2.基本成长率超过 7%;
3.收益有保障(股票现金红利收益率要高)
4.总回报率相对于支付的市盈率两者关系绝佳;
5.除非从低市盈率得到补偿,否则不买周期性股票;
6.成长行业中的稳健公司;
7.基本面好。

五、避免市盈率误用

虽然市盈率指标简单易用,但也正是因为简单使得投资者缺乏系统考虑公司基本面的情况,误用市盈率的情况普遍存在。以下为较为常见的误用之处。

1.周期公司误用。周期行业,由于产品大多同质化,公司盈利取决于产品的供求关系。在行业波峰时周期公司盈利状况很好,市盈率分母较大,市盈率较低,给了投资人估值看上去很便宜的错觉,但正是因为丰厚的利润吸引了产品供给的增加,很可能发生行业反转,公司盈利下降的情况,股价下降,市盈率反倒上升。而在行业低谷时,公司普遍亏损或者微利,市盈率高达成百上千,股票估值看上去很贵,但真实却可能很便宜,一旦走出低谷,盈利上升,反倒出现股价越涨市盈率越低的情况。因而周期公司除了关注市盈率指标的变动,更需要结合后面我们所说的市净率指标判断。

2.前景变差,业绩下滑。运用市盈率最关心的仍然是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投资者要确保买到的不是未来业绩大幅下滑的公司,否则即便现在买入的市盈率再低,也无济于事。

3.现金流差。市盈率指标关注的是公司的净利润情况,这使得在使用时缺乏从 DCF 模型的角度去思考公司的现金流情况。如果公司利润状况不错,但是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很少,而投资性现金流净额又很大,这样低市盈率的公司,其实背后是因为公司的价值低。

4.风险过高。之前我们提到市盈率的驱动因素之一是贴现率,风险越大的公司贴现率应该越高,市盈率水平越低。如果某些行业或者个股市盈率低于其他,未必真的便宜,很可能是因为承担了过高的风险,例如财务风险过高,运营风险过高等。

5.忽略增长及空间。现金流贴现模型显示公司大部分价值来自于未来永续增长部分,而这部分就和公司增长的空间相关。行业及个股的增长速度和空间很大程度就决定了行业与行业之间,个股与个股之间的市盈率差异。

6.忽视可持续的经营利润。计算市盈率要扣除非经常性损益,考虑到投资收益、补贴或者资产重估收益等因素,关注利润是否来自主营业务,持续性如何。有的公司利润也是来自主营业务,但主要集中在单个项目,单个项目一旦完成,利润不可持续。

7.假账风险。由于市盈率计算基于公司净利润水平,而净利润是公司选择会计政策、会计估计编制出来,人为调节的空间很大。如果投资者选择了一份虚假的财务报表作为价值评估,将得不出任何意义。

8.用别人更贵来证明自己便宜。投资者经常用估值很高的同行业公司来证明标的公司的便宜,事实上,两者可能都是很贵的,只是参照公司更贵,这正是比较估值法的重大缺陷。

总的来说,市盈率大致反应了股票的贵贱,但是高市盈率未必真贵,低市盈率未必真便宜,仍然需要具体分析。从概率来说,如果一个组合涵盖了来自不同行业的低市盈率公司,那么这个组合长期(得 30 年以上,否则可能存在 3-15 年都跑输的可能。)都跑赢市场指数的机会很大。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