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LP转让合伙份额时,其他LP有优先购买权吗?

资管之家综合 孙名琦 刘畅 郭中康
2020-07-26 07:17

孙名琦 刘畅 郭中康

2019年12月23日《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发布。其中对私募基金募集完毕和封闭运作的相关规定,阻塞了先前“先备后募”的道路,备案后转让份额成为实现新投资者进入的途径之一。这种操作对于契约型基金自不构成现实风险,然而受限于《合伙企业法》的相关规定,合伙型基金份额的转让也要注意一系列相关问题。其中,在合伙型私募基金合伙协议约定基金LP可以对外转让其合伙份额的前提下,LP对外转让合伙份额时,其他LP,抑或是GP是否具有优先购买权?这是一个经常被忽略的问题。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有限合伙人可以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但应当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因此,如果LPA明确了优先购买权,那么,基金LP对外转让合伙份额时,其他合伙人即可按照LPA的约定行使优先购买权。对此,自无疑问。

如果LPA没有明确约定,通常情况下,也存在优先购买权的问题。只是这个结论,涉及一系列的推导过程。

首先,《合伙企业法》第六十条规定,有限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适用本章规定;本章未作规定的,适用本法第二章第一节至第五节关于普通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的规定。那么,如果LPA没有明确约定,按照前述规定即适用同法第二十三条,合伙人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的,在同等条件下,其他合伙人有优先购买权。

其次,鉴于法律体系内在的一致性,《合伙企业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法院强制执行有限合伙人的财产份额时,应当通知全体合伙人。在同等条件下,其他合伙人有优先购买权。所以,我们理解,从规定层面,应理解为有限合伙企业应当适用普通合伙企业的有关规定,有限合伙企业的LP在对外转让合伙份额时,其他LP以及GP具有优先购买权。

上述观点,也得到了司法实践的确认。例如,绍兴柯桥中凌晟银壹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凌国军合伙企业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2019)浙0603民初2758号中,法院即确认了上述有限合伙企业中的优先购买权问题的法条解读思路。

理论上,合伙企业与有限责任公司在规则设定问题上,都重视组织的人合性。参考《公司法》的规定以及相关法理,合伙企业的人合性,也应当有优先购买权制度来防止外溢风险。有关有限合伙企业之中LP无权参与执行合伙事务因此不具有较强人合性的观点,本身也有一定的道理,但这一问题通过LPA可以约定是否具有优先购买权的方式予以缓冲和柔化。

不过,《合伙企业法》的规定相对简略。如果以有限合伙企业作为私募基金载体的话,考虑到基金本身的精密性,建议在LPA中明确优先购买权的具体操作方式,避免不必要的争议。具体的要点包括:

1. 明确优先购买权的权利主体

建议在LPA中明确:(1)拥有优先购买权的主体范围;(2)存在多个行权主体时怎样分配份额。

2. 对外转让LP份额设置前置程序

建议在LPA中明确:(1)对外转让LP份额的表决主体及方式;(2)表决不同意对外转让的处理方式;(3)转让人应提前发出转让通知的时间、内容以及其他要素。

3. 明确其他合伙人行使优先购买权的程序

建议在LPA中明确:(1)优先购买权的行权方式(一般采用书面方式);(2)优先购买权的行权期限,即在收到转让通知后的多少时限内答复方为有效;(3)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支付条件;(4)转让人“对外转让”的方式限制。

总结一下,在合伙型私募基金的基金合同约定LP可以对外转让财产份额的基础上,我们建议进一步在基金合同中明确约定优先购买权的问题。如果选择在LPA中约定其他合伙人的优先购买权,上述诸问题都要多加注意;如果选择约定不存在优先购买权,实际遇到的问题会大大减少,但是合伙企业自身将面临LP人员组成失控的风险。当然,针对优先购买权,通过签署补充协议或修改合伙协议约定LP禁止对外转让财产份额来更加一劳永逸地直接排除此问题,则又是另外一番操作了,与现实的情况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