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隔离保护家族信托的七大要点

中航信托 徐常伟
2020-07-08 14:03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14日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认为,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急剧收缩3%。经济下行阶段企业破产数量激增,引发企业家对家庭财富安全的担忧。为了隔断企业经营风险向家庭资产的传导,目前较好的工具是家族信托及大额保单。本文结合境内的市场及司法环境对资产隔离保护家族信托的设计做理论上的探讨。

信托的隔离保护功能主要来源于信托财产的独立性

●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简称“信托法”)第十五条规定:“信托财产与委托人未设立信托的其他财产相区别”,第十六条规定:“信托财产与属于受托人所有的财产相区别” 。2019年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九民纪要”)在“信托财产的诉讼保全”一节再次明确了信托财产独立性原则:信托财产在信托存续期间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财产。因此,当事人因其与委托人、受托人或者受益人之间的纠纷申请对存管银行或者信托公司专门账户中的信托资金采取保全措施的,除符合信托法第17条规定的情形外,人民法院不应当准许。已经采取保全措施的,存管银行或者信托公司能够提供证据证明该账户为信托账户的,应当立即解除保全措施。

● 基于上述法规规定及司法实践指引,信托财产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既然信托财产不是委托人或受益人的责任财产,那么委托人或受益人的债务自然不应该用信托财产清偿,从而实现资产隔离保护的目的。

信托的隔离保护功能失效的五种情形

有原则即有例外,设立一个信托并非当然就可以实现资产隔离保护,还需要有相应的前提和基础。如发生特定的情形,信托的隔离保护功能可能会受到影响,甚至失效。

一、发生信托的无效情形

● 如发生信托无效的情形,信托自始无效,那么其隔离保护功能自然就无从谈起。

● 信托法第十一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信托无效:

(一)信托目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二)信托财产不能确定;

(三)委托人以非法财产或者本法规定不得设立信托的财产设立信托;

 四)专以诉讼或者讨债为目的设立信托;

(五)受益人或者受益人范围不能确定;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 关于信托目的和信托财产的合法性值得关注。

● 有一个经典的案例“庞鼎文信托避税案”。钢铁大亨庞鼎文去世后,香港遗产署认为,庞鼎文的信托是出于避税目的设计,应当缴纳遗产税,进而引发诉讼。

● 目前境内外一些特定类型的信托构架,客观上能够发挥一定的税收筹划的作用。该类信托构架设计时,应该关注交易结构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如构架的交易结构纯粹为了避税,该信托可能因 “信托目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而被认定为无效。

● 关于信托财产的合法性,以贪污受贿诈骗而来的财产设立的信托显然是无效的。

二、发生信托被撤销的情形

● 信托法第十二条规定,委托人设立信托损害其债权人利益的,债权人有权申请人民法院撤销该信托。该申请权,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一年内不行使的,归于消灭。

● 委托人的债权人并非当然拥有信托撤销权。债权人需要证明委托人设立信托损害了其利益,才能向法院申请撤销信托。如何判断债务人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属于司法实践中的问题。

从现有判例来看,如信托财产交付在债权债务关系成立之前,被认定为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概率很小;如信托财产交付在债权债务关系成立之后,委托人应能提供合理证明其设立信托未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典型的可能被撤销的情形:委托人已资不抵债,或无法偿还到期债务,甚至已在被强制执行过程中,再意图通过设立信托来转移资产。

三、发生应登记的信托财产未登记的情形

● 信托法第十条规定,“设立信托,对于信托财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登记手续的,应当依法办理信托登记。未依照前款规定办理信托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手续;不补办的,该信托不产生效力。”对信托登记的效力,当前学说一直有信托登记生效主义和信托登记对抗主义的争议。

实务操作中为稳妥起见,对房产、股权等应该办理登记的财产,都会要求办理登记。然而,登记并不仅有一种方式。以股权登记为例,公司章程、出资证明、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等均为登记的形式。如只办理了部分形式的登记,可能会因“应登记而未登记“而被认定为无效,或不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果。

四、发生信托财产被强制执行的情形

● 信托法第十七规定了信托财产可被强制执行的几种形:

(一)设立信托前债权人已对该信托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并依法行使该权利的;

(二)受托人处理信托事务所产生债务,债权人要求清偿该债务的;

(三)信托财产本身应担负的税款;

(四)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 其中第(一)种情形,“设立信托前债权人已对该信托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值得注意。信托成立前,该信托财产之上已经设定了抵押权,设立信托后,原抵押权等优先受偿的权利仍然有效。债权人不因信托法第十七条规定之“对信托财产不得强制执行”而不能申请对信托财产进行强制执行。

● 以上三类情形为法定的突破隔离保护功能的情形。在司法实践中,还存在着一些比较大概率被裁定为无隔离保护功能的情形。

五、信托财产的独立性被否定的情形

● (一)委托人与受益人为同一人的信托。目前国内大部分的信托理财产品属于此类。社会公众和司法机关对于此类信托的认知和理解较为统一。此类信托作为委托人(受益人)的一般财产对待,无独立性可言,该冻结就冻结,该执行就执行,没有任何争议。

● (二)委托人保留较大控制权的信托。世界闻名的“安德森夫妇案”是典型案例,安德森夫妇设立信托后拥有对信托财产完全的控制权,被美国联邦地区法院裁定应取回信托财产。限于委托人与受托人的信任关系,目前国内绝大部分的家族信托,委托人都保留了对信托的绝对控制权,委托人可以提前终止信托、更换受益人、改变受益人受益权、更换受托人,甚至,信托财产的每一笔投资都要委托人同意确认。在委托人保留有如此多控制权的情形下,委托人自证该信托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怕不会被采信。法院强制执行债务人的财产而不得时,要求委托人行使控制权取回信托财产,或者要求信托公司冻结并强制解除信托,或者冻结受益人的账号划转相关资金,便成为一种可能性很高的选项。

资产隔离保护信托的七大要点

综上所述,资产隔离保护家族信托的设计应该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一、信托目的合法,不能以逃废债为信托目的

● 合理的信托目的应在信托方案设计中体现;

二、 信托财产合法,非法的财产不能作为信托财产

● 委托人需提供财产来源证明;

三、 信托财产交付时办理相应的登记手续

● 稳妥起见,应至政府登记机关办理登记手续(并缴纳相应税费);

四、 信托财产无瑕疵

● 信托财产尽调,确保无不能有抵押权等优先受偿权;

五、 信托设立未损害债权人的利益

● 委托人提供本人、家族、企业的资产负债表;

● 关注净资产情况,新设立的大额债务情况,或近期到期的大额债务情况;

他益信托以子女或父母等作为受益人,尽量不以委托人本人或配偶为受益人;

委托人不保留或少保留信托控制权,如仍要保留控制权,可以他人名义设立信托,或在信托中设置保护人。

延伸思考

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境内家族信托已为从业人员和高净值客户所逐步熟悉。家族信托具有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功能,名符其实成为高净值人群进行家族财富管理的必备工具。但我们也要注意到,家族信托并非“万能丹药”,它的每一个功能的实现都具备先决条件,同样设立家族信托也无法实现“一劳永逸”,家族财富管理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永远需要家族成员智慧与心力的投入。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